b言b语

x1250

忙碌半个月,点一根事后烟…迈向操盘手

刚刚把自己第一个取得了一点点影响力的产品「公交线路辐射图」的链接重定向到开源仓库了,整好是四年的周期。今天跟 kf 聊他的 app 收入时,我想了下,只要每天能赚 10 美元,就基本够在大陆实现低水平的衣食无忧了,还有一年半的时间。

这周去香港玩了几天,来回路上抱着深入理解目的地的兴趣,把19年黑暴时刷到但一直没看的《香港第一课》电子书读了一半,挺有收获。不管是基于是地理出发所谓“边缘叙事”视角,还是从经济、历史、社会、文化视角出发探讨“陆港关系”,确实是以前未曾设想的。甚至才知道在某些视角里,发展只是一种“主义”并非真理。一国所以两制还是两制所以一国?“辽宁号访港本地媒体却关注其带来的空气污染”是后现代还是缺乏国家意识的小市民心态?政治制度设计的目标和不同历史阶段下相似制度的异同…这些视角比起讨论城市建筑的破旧和各色人种语言交织的体验来说更让人感到自己确实在香港行走,很有趣。

任何组织内都不缺少好的想法,和提出好想法的人。推动好想法落地,并且还能经过验证真的是好想法,应该作为一个成长目标。个体户当然也是一种高效的路子,但终有一些事情需要两个以上的人来一起做

明明香港政府的存在感比大陆强很多…四处可见劳工处等等各种部门的公益广告和宣传

好奇查了一下,18年的报道说北京地铁安检十年来,每百万件行李检出 118 件违禁物品,万分之一的检出率,考虑到非恶意携带的实际比例更低——但要维持每个地铁口三班组每组 4 人

看一个群里在聊养老,有个大哥说「有LLM人工智能的加持,也不愁没有人说话」,感觉现在做的事情很有使命感了——给 50 年后的自己找个唠嗑的对象

能玩的心态把一个项目做很好真是莫大的幸福

VisionPro 要开售了,还是在犹豫要不要花那么多钱买它。之前也 bb 过,我爹九十年代花七千块买了台电脑,好像给了我一些剁手的冲动。今晚又跟听听纠结,我说起最打动我的其实是空间照片功能。然后突然想到,其实非常遗憾于我们家直到初中也没买一台数码相机,胶卷是有一些,但拍得很少也不利于复制和保存。只有买了相机的大姨家一起出游或重要到需要借相机的场合才会自由地拍照片。小学一年级时我爸也曾在某天晚上如天降神兵一样从某个盒子里取出一台 dv 录像机,小心翼翼地带我和我妈摆弄,后来录好之后甚至可以用红黄白那种接头通过大背头彩电播放。可惜的是那个盒子只在我家待了一周,再问就说还回去了。去年在 b站刷到一个 up 主隔三差五发送 2000 年代我家周围拍摄的 dv 视频画面,一条一条地看了很久,想着如果当时我们家真的拥有一台是不是也可以留下这么多当时看来平平无奇的视频,也抱有一点幻想会不会在视频里看到熟悉的身影。如果因为有了 VisionPro 的空间照片能让回忆变得更具体,那当然也值得吧。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