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言b语

x1222

昨天看到段子群有人发一张照片是“定向音响广场舞用”,感叹科技的创造力,把一个接近零和博弈的矛盾变成双赢

被诅咒的大厂人,与 startup 越走越远

人大代表为啥不提案建议政府新媒体号不允许标题党?这么安全又容易赢得好评的话题

很想回到 2010 年,告诉自己停止愚蠢的青春期及早恋,去看 Paul Graham 博客之类一切的好东西

互联网真美好。跳转,跳转,跳转,永远有新鲜的信息往头里砸

很长时间来和 GPT 请求也总结了一些模式和认知框架。先随便记录一下。比如提到一个已知议题下的陌生概念,会用「xxx 是什么?解决了什么问题?带来了哪些问题?」理解存在的意义和提出的背景。另一位产品同事的框架或者说话术也很有意思,「用五岁小孩能听懂的方式给我介绍xxx」,但我感觉一知半解的时候用这种会过于抽象。

看了一个“数字分身”的 prompt ,感觉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为了让机器人有更好的效果,需要回答很多平时意识不到的事情,不能是过度标签化的、还要有例子。比如你的性格、喜好、例子等等。写这个也是认识自己一个很好的途径

完美的是人造物—观食堂里的假花有感

要有好问题,也要有到底的思考

昨天上班路上还偶然飘过意识说自己最近好久没什么新想法和废话了,刚翻了一下确实疏于记录,但最近生活也不乏有意思的细节。上周六去龙哥家做客,他介绍了一本《中唐时期的空间想象——地理学、制图学与文学》,简单看了下介绍就跟听听脱口而出感叹这个有很好的问题意识。她也以为然。“问题意识”这个词儿还是她刚读研时因为导师经常讲,我才听说的,单独听还是很抽象。但就是有一些词,在特定语境下是最达意的一个,于是对那个词语的理解就和那个具体的意识绑定在一起。抽空读一读。

正在加载…